返回新闻列表

实验显示:男性离不开手机

        女性坚持不碰自己手机的时间比男性多一倍,但是不管男性还是女性都无法坚持超过一分钟不碰手机。

       如果你正在等待一位朋友,或者同事,又或者是等待医生接诊,你能够坚持多长时间不碰自己的手机呢,两分钟?三分钟?维尔茨堡大学和诺丁汉特伦特大学代表卡巴斯基实验室进行的一项实验显示,参与实验的人员被独自留在等候室后,平均会在44秒内拿出自己的手机。男性通常连平均时间的一半都坚持不到,平均只能坚持21秒,而女性平均坚持的时间为57秒。

       为了进一步发掘我们同数字设备之间的关系,实验进行十分钟后,询问受测人员他们认为自己坚持了多长时间才拿出自己的手机。大多数受测人员都表示两到三分钟。这表明受测人员在自己的感知和真实行为之间有显著的偏差。

       就这一发现,来自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Jens Binder说:“这次实验表明,人们对这些设备的依赖性远超自己的认识。这已经成为我们的第二天性,一旦一个人独处,很快就会拿出和使用手机。我们已经不再学会等待。利用智能设备,我们能够立即获得信息和互动,所以这些设备已经远远不是一项技术,而是我们最好的数字伙伴,是我们同外部世界保持联系的最便捷手段。”

       该大学的进一步研究还显示,这种急于检查自己手机的强迫行为可能是社交控(FOMO)导致的,因为害怕自己不在线时错过一些信息。附带调查显示,重度手机用户承认自己的社交控比较严重。

       “当实验参与者无法使用手机时,他们就会表现地更加害怕错过信息。很难判断到底是哪个因素影响了用户心理,到底是用户因为害怕错过重要的东西,而更多地使用手机,还是用户使用手机过多,导致他们害怕错过重要的东西,”来自维尔茨堡大学的Astrid Carolus说。

       研究还发现,我们使用手机越多,情绪会变得越焦虑。但是奇怪的是,当问及受测试人员的整体幸福度时,重度手机用户和轻度手机用户没有区别。所以,智能手机的使用造成的焦虑似乎对我们的整体幸福度没有重大影响。

       在为时10分钟的等待实验中,参与实验人员使用自己智能手机的平均时间为一半(五分钟)。正如卡巴斯基实验室之前的研究所示,现在,我们非常依赖移动设备,将它们作为我们大脑的延伸。使用这些工具,我们就无需记住很多事情了。例如,大多数受测人员连自己现在伴侣的手机号码都记不住,但是却能够想起自己十岁时家里的电话号码。

       “今天,智能手机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我们需要记住,这些设备只是人们想当然就获取到的一种商品。总是使用这些设备,会让我们忘记这些设备的价值,因为其中保存了大量个人记忆和其它重要数据,”卡巴斯基实验室资深安全研究员David Emm补充说:“这些数据不仅对我们非常珍贵,对网络罪犯同样如此。一旦这些个人数据被盗,不管是通过设备被盗或恶意软件攻击,都会给我们造成巨大风险,可能失去同朋友的联系以及我们的信息来源。”

       过去两年中,卡巴斯基实验室一直在对数字化的社会影响进行研究,探索为什么这种趋势会让我们更容易遭受网络罪犯的侵害。我们的研究结果概览请参阅amnesia.kaspersky.com.